HPV疫苗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四大疫苗之一(截止2014 年)

原创 维港小健  2015-06-24 17:22  阅读 433 次
HPV疫苗

1980 年之后研制上市并入围最重要疫苗候选名单的,分别是 B 型流感嗜血杆菌(Hib)结合疫苗、肺炎球菌疫苗、乙型肝炎病毒(HBV)疫苗和人乳头瘤病毒(HPV)疫苗。

值得注意的是,流感疫苗并不在候选名单内,因为将近每年流感流行类型各异,首批流感疫苗于 1942 年研制成功,但至今没有对疫苗免疫作用或到底是否有效达成共识。

Medscape 发起网络调查,提问“你认为自 1980 年以来最重要的疫苗是什么?”,同时给出五个选项,调查结果按网络投票比例依次是 HBV 疫苗(43%)、Hib 疫苗(23%)、HPV 疫苗(17%)、肺炎球菌疫苗(16%)以及非选项其他疫苗(2%)。

肺炎链球菌疫苗

研制肺炎球菌疫苗的伟大先驱 Robert Austrian,制定了 23 价多糖疫苗作为肺炎球菌疫苗的最初标准。虽然该疫苗的效价颇受争议,但能够达成共识的却是可有效预防侵袭性肺炎球菌的感染,主要是预防发生菌血症和脑膜炎。

2000 年儿科开始引进 7 价蛋白结合的肺炎球菌疫苗(Prevnar7),并认为该疫苗预防作用要优于多糖疫苗。Prevnar®7 现已对儿童和成人发生侵袭性肺炎球菌感染的血清型产生巨大影响,体现出显著的群体免疫效应。这意味着儿童接种疫苗后,其父辈、祖辈也可因此获益。

这种主要血清型的重新分布与选择性“逃逸株”(疫苗免疫范围不包括病毒株类型)有关,而这种不占主导的“逃逸株”则逐渐成为儿童和成人侵袭性肺炎球菌感染者的优势菌株。其中,主要感染的血清型为 19A 和 6C。由于Prevnar7 并不覆盖这两种菌株,因此 2010 年就研制推出了覆盖 19A 和 6C 菌种的 Prevnar13。

事实证实,这些疫苗在降低严重肺炎球菌感染方面卓有成效:据估计住院患儿人数减少了 47000 人 / 年,社区获得性肺炎(CAP)住院成人患者减少了 75000 人 / 年。目前,美国推荐年龄>65 岁老年人和选择性患病倾向人群接种多糖疫苗。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 Prevnar13 用于>50 岁成人免疫接种,但不推荐那些有选择性免疫缺陷的人群接种。这一规定可能会因荷兰最近完成的 Prevnar13 CAP 成人免疫临床试验(CAPiTA)结果而有所改变。

CAPiTA 总共纳入 85000 例≥65 岁成人受试者入组。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疫苗覆盖血清型感染 CAP 减少了45%。该数据为美国制定新的成人免疫接种推荐指南提供了重要参考依据。此外在重要性方面,肺炎球菌疫苗对侵袭性肺炎球菌感染(尤其是菌血症)、血清型分布以及 CAP 住院人数,均产生了重要影响。

另外,一个一直困扰人们的问题是:肺炎链球菌在现代医学 CAP 发病中占据何种地位?基于青霉素前时代成千上万患者的详实数据显示,>80%的 CAP 成人患者病因是肺炎链球菌感染,并被 Osler 冠以“引起人类死亡病原体之首”的恶名。当时随便问一个学生或居民什么引起的 CAP,十有八九的回答就是“肺炎链球菌”。

然而,现在美国难以找到类似的发布数据。报告显示,过去认为引发 CAP 的主要病原体如今却只引发 10% 以上的病例(某些国家该菌发病率可能会高些,可能这也间接反映了不同国家间疫苗接种政策的差异)。那么,其中关键问题就是,疫苗是一个关键因素还是一个偶然因素。

HPV  疫苗

2006 年,美国免疫咨询委员会(ACIP)推荐女性接种 HPV 疫苗,随后 2009 年开始扩展推荐年轻男性同样接种该疫苗,旨在预防宫颈癌、肛门癌和口咽癌。

几乎所有的宫颈癌是由 HPV 感染引起的(美国每年约 12000 例、全球约 527000 例),致癌主要高危型别是16 和 18 型,主要经性接触后短期内快速感染;另外,HPV16 和 18 型也可引起男性、女性约 90% 的肛门癌(全球每年约 28000 例)。目前大多数国家推荐 10-14 岁年龄组接种 HPV 疫苗。

获得 FDA 批准和 CDC 推荐的两种疫苗产品分别是针对致癌高危型别 HPV16 和 18 的双价疫苗,以及额外增加了抗 HPV6 和 11(尖锐湿疣的主要原因)的四价疫苗。目前,CDC 推荐 11、12 岁男孩或女孩即开始序贯接种 3 剂 HPV 疫苗。

美国受疫苗成本和不便性影响,现接种计划推广缓慢;而澳大利亚似乎制定了一项免疫计划,由政府出资购买疫苗,对在校学生进行接种。

虽然这些免疫接种推荐仅历时 5 年,但可看到,该疫苗在减少宫颈非典型增生和尖锐湿疣发病方面功不可没。由于 HPV 疫苗可保护女性免受宫颈癌的危害,因此其成功问世是一项令人欢欣鼓舞的科学突破;不好的消息则是,发展中国家尚不能负担得起该疫苗的成本花费,而棘手的问题在于这些国家宫颈癌发病率最高、也最需要这样的疫苗。

型流感嗜血杆菌结合疫苗

1892 年 Pfeiffer 医生最先发现了 Hib,当时称之为“Pfeiffer 杆菌”,后来命名为“流感嗜血杆菌”。Pfeiffer 在流感患者痰标本中可发现该菌,所以当时认为它是引起流感的病因。

Hib 可引起 95% 重症流感嗜血杆菌感染,特别是不足 5 岁的儿童。疫苗推广之前,Hib 在美国及世界范围内是引发儿童严重感染的主要病原体之一。

临床试验证实 Hib 疫苗可有效预防该菌在上呼吸道定植感染(Hib 感染主要表现),随后 1985 年开始逐渐推广了 Hib 疫苗接种。统计数据显示,疫苗普及之前,美国每年约发生 20000 例侵袭性流感嗜血杆菌感染病例,主要为不足 5 岁儿童脑膜炎、会厌炎和肺炎;美国儿科常规接种疫苗后,有效改善了该病原体所引发的侵袭性感染率,减少率达 98%。

一种疫苗很少有像 Hib 疫苗这样起效如此之迅速而广泛的。1980 年,任何一位儿科住院医师接诊<5 岁脑膜炎患儿时,鉴别诊断时都会首先考虑流感嗜血杆菌感染;相比之下,现代医疗实践中,许多儿科住院医生则几乎从未见过一例这样的病例。然而,不幸的消息是,发展中国家由于缺少相关疫苗,据 WHO 估计每年因该菌引发的小儿死亡人数高达 350000-700000 例。

乙肝疫苗

HBV 感染造成的健康后果是多方面的。世界范围内,约有 20 亿人口感染 HBV,其中 2.4 亿人为慢性 HBV 感染、600000 人每年死于 HBV 引发的肝病(终末期肝病或肝细胞性肝癌)。

HBV 可通过母婴垂直传播、不安全注射或输血、非保护性交等途径传播,不通过食物或水传播。考虑到这些因素,积极研发乙肝疫苗是上上之策,但实际上并不容易。HBV 从未在人工培养基上接种成功过,这使得疫苗研发过程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Maurice Hilleman 博士成功研制出了乙肝疫苗。

最初的疫苗是通过分离纯化乙肝表面抗原(HBsAg)研制出来的,即所谓“澳大利亚抗原”。之所以这样命名,是因为该抗原最初是在澳大利亚土著居民中首次发现的。经过 Hilleman 博士带领下人们的不懈努力,成功获取了慢性携带者体内血液中的表面抗原。一代疫苗后来受到污染质疑,引发 HIV 传播感染风波。

二代乙肝疫苗是通过重组转染酵母的方法生产成功的,并于 1986 年正式上市。随后在 20 实际 90 年代开展了三代疫苗检测,通过使用转染的哺乳动物细胞,其产物具有更强的免疫原性。

2007 年,共有 168 个国家对新生儿或青少年实施或计划推广 HBV 疫苗。中国台湾是接种计划实施的典范,该地区过去一度 HBV 感染和肝细胞肝癌发病率极高,随着普及新生儿 HBV 疫苗接种策略,<15 岁儿童感染率从1984 年 9.8% 下降到 1999 年 0.7%;美国 HBV 儿童感染率从 40-100/1000 下降到 1.3/1000,将近 30 倍.。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更多关于:香港hpv疫苗预约问题资讯在线健康顾问

本文链接地址: HPV疫苗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四大疫苗之一(截止2014 年)

本文地址:http://www.waikong.hk/news/wk/4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维港小健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待更换
香港HPV疫苗预约平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