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注定会有裂痕 那是光照入的地方

原创 维港健康_编辑方  2017-10-10 14:26  阅读 798 次
HPV疫苗

 

母亲

我的母亲,现年65岁,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她一直饱受病痛的折磨。

2016年,因为肺部长久以来的不适,我带着母亲去到市里的医院做检查。检查结果显示,肺部长了疑似肿瘤的东西。我当时心中一凉,急忙找医生咨询。医生告诉我,因为是初步的检查,检查结果不够精确,建议做进一步的深入检查,并安慰我说,一定要乐观,并不一定会出现坏的情况。

我抱着乐观的态度,带着母亲做了进一步深入细致的检查。但天不遂人愿,最坏的情况还是出现了。医生第一时间告诉了我检查结果——非小细胞肺癌,肺部长了一颗恶性肿瘤。

非小细胞肺癌,这几个字像刀子一样,狠狠地扎在我心上。

很多个月以后,看着病床上安然睡着,呼吸轻柔的母亲,我还会记起拿着检查报告,失魂落魄站在医院走廊上的那个下午。

那天,我带着母亲,情绪低落地回到家里,将母亲的情况的告诉了家里。

举家震惊!难以置信、低落、悲伤的情绪写在每一个家庭成员的脸上。家里人似乎在一瞬间陷入了茫然无措中。当时,针对母亲的病情,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来拿主意。就连作为一家之主,向来办事利落,雷厉风行的父亲,也因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乱了方寸!

这个时候,母亲的一句话打破了这压抑的气氛!

“不就是肿瘤吗,要开刀还是吃药,去医院治就是了!”母亲一脸平静,淡淡说道。

直到现在,我依然难以揣测母亲当时的心情,更难以理解,为什么她一个普通的农村妇人,在人人谈之而色变的癌症面前,能够表现得如此平静。或许是因为,她不想在我们几个孩子面前,表现出哪怕一丝软弱,从而增加我们的担心。

治疗

拿定主意后,我们在第一时间找好了医院,并安排母亲住了进去。检查,观察,检查,反反复复,来回折腾,最终主治医生确定了母亲的治疗方案——手术切除。

一番折腾与术前准备,在医生、我们及母亲自己的调整下,她的身体与心理都进入了一个比较良好的状态。然后她进入手术室,躺上了手术台。

手术过程很顺利。结果也是成功的——肺部的肿瘤顺利切除。我们全家人喜出望外,母亲术后虽然身体虚弱,但听说自己手术顺利,脸上也是浮现藏不住的喜悦。医生也对母亲表示了恭喜。

但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了我们一家人实在是过于乐观,也过于小看癌症。

时间来到2016年10月,已经出院数月的母亲,肺部再次出现不适。我们担心病情复发,急忙送她到当地医院检查。CT检查结果显示,右下肺 3.5x3.3cm 肿块,肺门和纵隔淋巴结肿大,双侧肺部病变,及见少量心包积液。

肿瘤又复发了,甚至比以往更加严重!

之后经过一番治疗,胸肺内情况虽然有所改善,但腹部发现有新发淋巴结肿大。癌细胞转移了!

于是,我们又带着母亲踏上了新的治疗之旅。但之后的结果并不尽如人意,甚至令人心灰意冷。此后的数个月,母亲先后在好几个城市的医院入院治疗,但治疗效果都不理想。这几个月中,她的身体,因为病痛的摧残,以及化疗、放疗、药物的副作用影响,变得愈发虚弱。

数月荏苒,时间来到2017年,经历了几次效果不佳的治疗的母亲,被我们转移到新的医院。我们寄望于这家医院,能够给出有效的医疗方案,缓解母亲的病痛,改善她的身体状况。

新的医院果然带来了新的气象,母亲入院后不久,病情就稳定了下来。我本以为母亲病情会得到极大的改善,哪知主治医生的话,将我瞬间打回现实。他跟我说道,虽然目前现在的病情稳定了下来,但当前内地医院的药物与医疗技术,已很难让母亲的病情有新的进展。

医生都束手无策,一时之间,一家人又茫然无措。这时一个朋友说到他同学的母亲,也罹患癌症,后来去到香港寻求治疗,通过使用在香港上市、内地还没有的癌症药物,取得了好的效果。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在网络查阅了许多资料,了解到香港医疗技术先进,医资力量雄厚,再加上参考美国FDA标准使用使用最新的癌症药物,所以这里的癌症病情控制率一直位居世界前茅。于是,我们一家人开始将目光投到境外医疗上。

赴港

听说香港肿瘤医生需要预约,才能安排见面,于是我托朋友帮我找了一家做境外医疗的机构,以期预约到香港的肿瘤医生。我选择的是维港健康这家境外医疗机构。按照这家机构的预约流程,在我赴港前,母亲通过他们的远程医疗系统,与香港综合肿瘤中心的医生进行了一次远程会诊。维港健康作为国内最大的境外医疗机构之一,不得不说,做的远程医疗系统还是不错的,视频清晰,对话流畅,会诊进行地很顺利。而医生这块呢?因母亲久病,故儿子成医。通过一小时的远程会诊,我在一旁深深地感受到了香港医生的专业性。

远程会诊后,我们通过维港健康跟香港医生预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家人经过一番商量后,决定让我代替母亲赴港。届时我将带着母亲的病历以及诊断信息去香港为她寻求生机。

临行前,母亲还在住院,我到病房去看母亲。当天她身体虚弱,睡得很沉,我看着母亲瘦削的身体,憔悴的面容,回想起过去几十年母亲操持家庭的辛苦,心中涌出无数情绪。最后,我双眼朦胧地走出了病房,去到机场,登上了飞往香港的飞机。我要去到那里,给母亲拿救命的药。

去到香港见到医生,将母亲的病历信息,诊断结果,巨细靡遗,全部交给了医生。医生对母亲的病情作出了一番评估与诊断,然后给出了相应的治疗方案,最后开出了药物处方。我这才购得了癌症免疫疗法所需药物。一路跋涉,我终于顺利带着药物回到了家人跟母亲的身边。

尾声

拿到药物后,赶紧找相熟的医生安排注射药物,进行治疗。2017年2月,母亲开始使用癌症免疫药物Keytruda来进行治疗。

keytruda

一个疗程的药物用完之后,我又去了几趟香港,陆续拿回了之后几个疗程的药物。

在我香港内地往返来回的过程中,母亲的病情也逐步得到了改善,虚弱的身体状况也有很大的改观。那段时间,维港健康助理的贴心跟进和服务,香港医生的诚恳建议,也让我和家人深获安慰,我常常能够感觉到,笼罩在我们家庭上空许久的阴云,似乎有散去的征兆。

现在,我看着病床上安然睡着,呼吸轻柔的母亲,还会记起拿着检查报告,失魂落魄站在医院走廊上的那个难忘的下午。

心中不由地生出感慨:会过去的!不论是噩梦,还是阴云,都会过去的!

keytruda

本文地址:http://www.waikong.hk/news/wk/2752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维港健康_编辑方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HPV疫苗
香港HPV疫苗预约平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