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D-1在治疗预先治疗过的转移性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中的作用

原创 维港小健  2017-02-06 14:11  阅读 1,800 次
HPV疫苗

TMD-1在治疗预先治疗过的转移性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中的作用

2015年12月14号  Nick Mulcahy

SAN ANOTONIO—T-DM1或ado-曲妥珠单抗(Kadcyla, 罗氏/Geneteh)的最后一项临床试验,该临床试验的结果进一步证实了ado-曲妥珠单抗在经其他类型药物(如郝塞汀(罗氏/Geneteh)、化疗等)治疗后HER2阳性进展期乳腺癌患者中的作用,一位来自San Antonio乳腺癌研讨会的研究者如是说。

其数据来自于TH3RESA研究—一项针对前期进行过至少2次治疗(2/3的患者进行过4次或4次以上的治疗)的进展期乳腺癌患者的3期临床试验。大部分的治疗方案(约80%)包括曲妥珠单抗的使用。

只有一小部分患者属于局限性进展型乳腺癌,约有95%的患者发生了转移。中位随访时间为30.5个月。

404例经T-DM1治疗的乳腺癌患者的中位总生存期优于198例经“临床医生选择的方案”治疗的患者(22.7个月 vs. 15.8个月)。并且,T-DM1治疗组死亡的风险降低了32%(危害比,0.68;95%可信区间,0.54-0.85;P = .0.007)。

第一作者Hans Wildiers (MD, PhD, 一位来自比利时KU Leuven的内科肿瘤学家)说,该试验的研究结果具有非常大的临床意义,而且具有显著的统计学差异。

虽然约有一半T-DM1治疗组的患者来源于另一项临床试验的有利结果已经被公布,但该组患者的治疗优势仍然存在。另一项临床试验的名称叫EMILIA,其研究结果是T-DM1被批准上市的基础。

经过3年多的时间后,有25% T-DM1治疗组的患者仍然在使用T-DM1治疗,Dr Wildiers说。

只要疾病被维持在稳定状态,曲妥珠单抗或T-DM1治疗的持续时间是不确定的。因此,C. Kent Osborne (会议的主持者之一,来自休斯顿贝勒医学院的医学博士)说,很多曲妥珠单抗或T-DM1治疗获得长期成功的患者会问他们的临床医生是否可以在某一时间点停止用药。

Dr Osborne说,“该临床试验的研究结果显示了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治疗方面取得的巨大进展。”他解释道,“在过去,我们通常非常讨厌遇到HER2阳性的乳腺癌患者,但如今,因为在治疗方面取得的突破,这种类型的癌症反而成为了‘相对较好’的肿瘤。如今,市场上有4种药物可以特异性治疗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

T-DM1治疗组乳腺癌患者发生3级及以上不良事件的概率低于“临床医生选择的方案”治疗组的患者(40.0% vs. 47.3%)。另外,T-DM1治疗组从临床试验中退出的患者例数仅为“临床医生选择的方案”治疗组的一半(8.2% vs. 15.7%)。

Dr Wildiers指出,该研究并没有提供生活质量方面的数据。

但是,Dr Osborner总结道,我们可以根据不良事件的发生率去评估患者的生活质量。总的来说,T-DM1治疗组患者不良反应出现的概率显著低于“临床医生选择的方案”(包括化疗、拉帕替尼治疗)治疗组。

在会议的新闻材料中指出,对于经紫杉烷化疗和曲妥珠单抗联合治疗(包括或不包括帕妥珠单抗,Perjeta,罗氏)后仍发生进展性转移的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美国国家癌症综合网络推荐将T-DM1作为首选的治疗药物。

T-DM1似乎是进展性乳腺癌后期的最佳治疗药物。值得注意的是,MARIANNE临床试验(一项随机临床试验,纳入了1095例未经治疗的局限性进展期或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的研究结果显示,T-DM1在延缓疾病进展方面并不优于曲妥珠单抗。

该项临床试验由罗氏公司赞助。Dr Wildiers说,他的研究机构已经收到了来自罗氏公司的对他全国性会议上举行的讲座、咨询工作以及无限制的学术研究提供的补偿。

本文地址:http://www.waikong.hk/news/meirong/4291.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维港小健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HPV疫苗
香港HPV疫苗预约平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