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药是否真的比老药好?

原创 维港小健  2017-02-06 14:08  阅读 1,005 次
HPV疫苗
  1. 新药是否真的比老药好?

如果你在药房工作,你会惊讶地发现居然会有这么多病人会问是否有新药研发出来。如果病人问的是抗肿瘤药物,这是很难回答的。在大多数发达国家,肿瘤药物或一些高风险药物需要由医生开具处方。通常来询问是否有新的抗肿瘤药物的都是医生,而不是患者。在开具处方之前,必需了解患者的详细既往治疗史和其正确的诊断。因此,药剂师很难在法律上和临床上给病人提供新药。

以AZD9291(奥司米替尼,Tagrisso®)为例,这在中国患者中非常知名。该药物的原料甚至可以在淘宝上买到!很多患者无论其临床情况如何,都要求使用这种药物。这是新上市的治疗肺癌的药物之一,但它并不适用于所有类型的肺癌。该药是一种酪氨酸激酶抑制剂,适合于含有T790M突变的肺癌患者。这意味着如果患者没有这种特异性突变,AZD9291是没有作用的。T790M突变是一种继发突变,通常用吉非替尼,Iressa®一线治疗后出现。目前,我们可以从血液样品和肿瘤样品中检测T790M突变。由于T790M突变属于继发突变,检测时必须使用新的样品。血液样品对于临床检测更方便,但是其突变检出灵敏度和特异性均不如肿瘤样品。医生和患者通常讨论服用该药的风险和利益。

总之,适合用AZD9291治疗的患者必须具有T790M突变,否则,该药物是不起作用的,并且可能导致肿癌的恶化和肿瘤的进一步生长。新药不是一个永远正确的解决方案。

 

  1. 个人故事

Shelley Dodt/已完成治疗

得知自已患有乳腺癌是一个很可怕的经历。即使我有医疗背景知识,我对乳腺癌却知之甚少,我不得不迅速学习了解我自己所患的疾病。对于许多患者而言,他们唯一的信息来源可能是来自他们的医生。我生活在一个远离教学医院的小镇,这使我意识到,我的乳腺外科医生对乳腺癌的了解程度可能停留在20年以前。我对他医学知识过时的怀疑很快得到证实。我不知道如何确切地转向和处理我在互联网上找到的巨大的信息量。

对于我而言,我在谷歌上搜索了我自己的诊断——乳腺导管原位癌(DCIS),然后我找到了一篇由Brian Czerniecki博士写的文章,那篇文章讨论了乳腺导管原位癌可能会进一步发展成浸润性乳腺癌。他还提到他正在临床试验中开发一种疫苗。文章刚刚发布,里面公布了他的电子邮件地址。我给他发了电子邮件,他在六分钟内回复了我。在我给他发送了我所有的病理切片结果并在费城与他会晤后,我进入了他的临床试验。我获得了用我自己的细胞制成的疫苗,它使我的身体对DCIS / Her2 / neu细胞免疫。

我是非常幸运的。虽然我不得不从佛罗里达州到费城10次,但是旅途的辛苦是完全值得的。我对治疗的耐受性非常好,并没有任何的副作用。在临床试验中,您有可能获得在将来某个时间可能向公众提供的治疗方式。

我通过一个名为Pennies in Action的非营利组织帮助筹集用于癌症疫苗临床研究所需的资金。我参加了许多课程和教育研讨会,并且非常乐意参与帮助其他乳腺癌患者。这是为什么我认为BCT网站上的资源很有用的原因。我已经把该网站介绍给了很多女性。一些提供临床试验信息的网站,如.gov等,浏览起来非常困难。大多数女性不是研究科学家,她们很难理解临床试验中所用的语言和术语。

BCT网站克服了这个障碍,使新诊断的患者真正需要清楚的信息时候,可以轻易和确切地得到。

BCT网站提供了一个全面的信息来源,可以节省您的搜索时间,您可以放心地使用该网站获取基础信息。很高兴有BCT这样的网站,在病人最需要的时候为病人提供与时俱进的信息。

本文地址:http://www.waikong.hk/news/meirong/4284.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维港小健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HPV疫苗
香港HPV疫苗预约平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