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国看病|海外就医|试管婴儿|香港HPV疫苗|香港体检预约【维港健康官网】

三阴乳腺癌新疗法|K药联合辅助化疗三期临床结果发布

发表于 2020-02-25

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圣安东尼奥乳腺癌大会上,研究小组分享了KEYNOTE-522三期临床试验结果。该试验显示,与三阴乳腺癌患者安慰剂对照组相比,使用新辅助疗法配合派姆单抗并联合辅助化疗能够获得更好的病理学完全缓解率。该临床试验表明,无论PD-L1状态如何,派姆单抗联合化疗在淋巴结阳性三阴乳腺癌及IIIB期三阴乳腺癌中,都拥有一致的疗效评价。

 

该研究主要作者,伦敦巴茨癌症研究所,癌症医学实验中心负责人,癌症医学博士Peter Schmid 表示:“三阴乳腺癌是一种极具侵略性的乳腺癌,其五年复发率远高于其他乳腺癌。临床病例统计显示,三阴乳腺癌复发患者中常见淋巴结转移。”

 

 “采用新辅助疗法或辅助治疗的患者普遍能够获得较好的病理学完全缓解率(pCR),并获得较好的预后以及较低的复发率,尤其对于具有较强侵略性的癌症如三阴乳腺癌更是如此。我们知道,如果给予三阴乳腺癌患者包含紫杉醇+蒽环类药物在内的辅助化疗,可获得接近40%的病理学完全缓解率(pCR),如果加入铂类药物,化解率可增加至50%到55%左右。” Schmid博士解释道:“该试验结果具有重大意义,仍需进一步研究以提高三阴乳腺癌患者病理学完全缓解率(cPR)并提高长期无事件生存率。”

 

Schmid博士补充道:“KEYNOTE-522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出,对大部分患有侵略性癌症疾病及具有较高治疗需求的患者而言,新辅助化疗方案联合派姆单抗带来了显著的临床治疗改善。我认为该实验结果具有进一步实践的潜力。

 

KEYNOTE-522临床试验开展之前,数个小型研究已经表明,新型辅助化疗联合派姆单抗或其他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具有较高的安全性,这为三阴乳腺癌的临床治疗改善带来了新的希望。

 

该临床试验是如何进行的?

 

KEYNOET-522临床试验共有1174名病人入组,均为新近诊断、可手术、处II期或III期的三阴乳腺癌患者,并给予新辅助治疗及全身系统性治疗。这些患者以2:1的比例随机接受以下两种治疗:派姆单抗或安慰剂(每三周一次)+紫杉醇(每周一次)和卡铂(每周或每三周一次)治疗4个周期,随后给予派姆单抗或安慰剂+环磷酰胺和阿霉素或表柔比星(每三周一次)治疗4个周期,作为手术前的新辅助治疗,然后在手术后再接受派姆单抗或安慰剂(每三周一次)作为术后辅助疗法治疗9个周期

 

KEYNOTE-522临床试验有两个主要终点:病理学完全缓解率(cPR)和无事件生存期(EFS)。其中病理学完全缓解率(cPR)相关试验数据已经发布在2019年圣安东尼奥乳腺癌大会上,无事件生存期(EFS)数据仍不成熟。

 

试验设计中,入组患者的基线特征在两个治疗组中具有不错的平衡。患者年龄中位数为49岁,75%的患者具有T1或T2肿瘤,略多于一半的患者为淋巴结阳性三阴乳腺癌。pharmDx检测(综合阳性分数≥1)结果显示,所有入组患者中,80%以上测试为PD-L1阳性。

 

PD-L1表达与淋巴结状态的影响

 

“无论PD-L1表达情况如何,分入派姆单抗联合治疗组的患者较安慰剂组患者获得了更高的病理学完全缓解率(cPR):64.8% vs 51.2%,达到了13.6%的绝对差异(P=.0005),这表现出了极为重要的统计学意义及临床意义。”Schmid博士讲到。

 

此次临床试验首次计划期中分析仅为15.5月,基于1174名入组患者的第二主要终点无事件生存率(EFS)显示,派姆单抗组达到91.3%而安慰剂组为85.3%(第18个月数据)。

 

Schmid博士表示:“Kaplan-Meier曲线对无事件生存分析的结果显示出其中有一个分隔点,但考虑到严格预先设定的P值,这个分隔点在统计学上并没有显著意义。”

 

在入组患者全部疾病进展期内,派姆单抗均获得了较为一致的病理学完全缓解率(cPR)提高,处于IIIB期患者使用派姆单抗组cPR达到了48.6%与安慰剂组23.1%形成较大差异(25.6%);而IIIA期患者派姆单抗组与安慰剂组对比:66.7% vs 42.1%,其绝对差异达到24.6%;IIB期患者两组对比为:56.2% vs 48.4%,绝对差异达到7.8%;而IIA期两组患者cPR对比为:73.1% vs 62.1%,绝对差异达到11.0%。

 

淋巴结阳性患者则获得了更好的病理学完全缓解率(cPR)改善,两组患者总体对比结果为:64.8% vs 44.1%,绝对差异达到20.6%;而淋巴结阴性患者虽也得到了病理学完全缓解率改善,但绝对差值仅为6.3%。

 

此次临床试验显示PD-L1状态并不影响肿瘤缓解。Schmid博士解释道:“在转移性乳腺癌的临床治疗中,PD-L1阳性与PD-L1阴性肿瘤在免疫治疗收益上具有巨大差异,但在早期乳腺癌中,我们并未观察到此差异。我个人认为,这是由于癌症早期较高的肿瘤可塑性及肿瘤生物动力学特征造成的。

 

在综合阳性分数小于1(CPS<1)的患者中,派姆单抗治疗组与仅进行辅助化疗的患者组在病理学完全缓解率对比上达到:45.3% vs 30.3%,绝对差异为18.3%;综合阳性分数≥1CPS≥1)的患者中,病理学完全缓解率(cPR)对比为:68.9% vs 54.9%,绝对差异达到14.2%;综合阳性分数≥10CPS≥10)的患者中,cPR对为:77.9% vs 59.8%,绝对差异为17.5%;CPS≥20的患者中,两组对比为:81.7% vs 62.5%,绝对差异达到了18.5%。

 

“派姆单抗组与对照组间的绝对差异变化与综合阳性分数CPS一致,特别是对于CPS≥20的患者中,我们从未在侵略性癌症组中见到如此高的病理学完全缓解率。”Schmid博士说道。

 

无论化疗剂量是否相同,派姆单抗组的患者普遍比对照组患者在病理学完全缓解率(cPR)有明显改善。完整剂量化疗的患者中,派姆单抗组与对照组cPR对比为:69.7% vs 55.3%,绝对差异达到14.4%;接受非完整剂量辅助化疗的患者中,派姆单抗组与对照组cPR对比为51.5% vs 35.7%,绝对差异为15.4%。

 

Schmid博士提到,进一步的生物标志物分析已经在进行中,包括肿瘤淋巴浸润分析、BRCA突变分析在内,未来的试验结果将决定是否部分分组患者可以从派姆单抗的临床治疗中获得更好的治疗改善。

 

乳腺癌免疫治疗仍处于早期阶段

 

来自休斯顿贝勒医学院癌症研究中心,医学教授,贝勒丹·L·邓肯综合癌症中心主任,C. Kent Osborne 博士讲到:“KEYNOTE-522临床试验是充满希望的。派姆单抗会成为我们重要的治疗选择,此次临床试验结果将会应用到临床治疗中。

 

Osborne 博士补充道:“免疫治疗在乳腺癌治疗的应用中还不成熟,仍有大量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我们仍无法准确判断患者是否能从免疫治疗中获益。在众多针对三阴乳腺癌的检查点抑制剂临床治疗中,不少医生认为雌激素受体阳性患者,更能够从中受益。”

 

他着重强调:“这主要是由于雌激素受体阳性肿瘤往往较少出现淋巴浸润。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的新方法也许回打开淋巴浸润的‘开关’。乳腺癌免疫治疗如处于相当早期的阶段。”

 

咨询电话:4006004371
在线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