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国看病|海外就医|试管婴儿|香港HPV疫苗|香港体检预约【维港健康官网】

病毒性肝炎缘何成为“头号杀手”?

发表于 2016-09-30
全球因病毒性肝炎及其并发症而死亡的人数,超过艾滋病和结核病,但肝炎没有引起决策者及资金捐赠者足够的重视
全球范围内中国肝炎患者人数负担最重,2.4亿慢性乙肝病毒感染者中,超1/3在中国,1.5亿丙肝病毒感染者中7%在中国
中国每13人中有1人是慢性乙肝病毒或丙肝病毒感染者,其中大部分不知道自己携带病毒
抗丙型肝炎病毒药物价格昂贵,尚无根治乙型肝炎的抗病毒药物
病毒性肝炎治疗率低下、就诊率低、认知度低,甚至对患者存在歧视现象

  世卫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全球病毒性肝炎携带者约5亿人,仅2013年全球就有145万人死于病毒性肝炎及其并发症,死亡人数超过艾滋病和结核病,成为“头号杀手”。

  全球范围内中国肝炎负担最重,全球2.4亿慢性乙肝病毒感染者中,超过1/3在中国,全球1.5亿丙肝病毒感染者中7%在中国。据有关方面评估,我国每年因乙肝所致直接经济损失至少5000亿元。

  目前,抗丙型肝炎病毒药物价格昂贵,尚无根治乙型肝炎的抗病毒药物。病毒性肝炎治疗率低、就诊率低、认知度低,甚至对患者存在歧视现象。专家认为,应当借鉴相关国家经验,完善防控机制和防控措施,提高抗病毒治疗的可及性。

全球病毒性肝炎死亡人数超艾滋病

  世卫组织援引英国《柳叶刀》杂志一项关于全球肝炎情况研究报告说,如今病毒性肝炎每年致死人数超过艾滋病和结核病,成为造成死亡和残疾的“头号杀手”。该报告研究了从183个国家收集的数据发现,全球因病毒性肝炎引发的感染、肝脏疾病和癌症而死亡的人数,从1990年的89万增加到了2013年的145万,增加了63%。而在2013年艾滋病死亡人数130万,结核病死亡人数140万。

  肝炎是一种肝脏炎症,大多由病毒感染造成,有时也会由吸毒、酗酒、自身免疫性疾病以及输血和血液透析等感染致病。肝炎分为甲肝、乙肝、丙肝、丁肝和戊肝5种主要类型。其中甲肝和戊肝通常经由受污染的食品或水传播,而乙肝、丙肝和丁肝通常在接触了受感染病人的体液后出现。

  主持上述研究的英国帝国理工学院医学专家格雷厄姆·库克说,96%的肝炎死亡病例由乙肝和丙肝造成,主要表现为肝癌和肝硬化。大部分肝炎死亡病例出现在东亚和南亚,与这部分国家和地区经济水平相对落后、卫生资源相对匮乏以及公众卫生意识差等因素有关。

  “目前,甲型、乙型、丁型和戊型肝炎已有疫苗可供预防,且安全有效,但丙型肝炎尚无疫苗。在接种乙肝疫苗方面,很多国家的大量人口始终没有接种过疫苗。”格雷厄姆·库克说。

  甲型和戊型肝炎一般为急性自限性,多数患者在发病6周内康复,一般无须特殊治疗。世卫组织驻华代表施贺德说,中国每13人中就有1人是慢性乙肝病毒或丙肝病毒感染者,其中大部分人不知道自己携带病毒,肝炎成为一种“无声的疫情”。如果这些人不接受治疗,其中1/3人的感染状态会恶化为癌症等致命疾病。

  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肝胆外科主任彭涛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位于亚热带的广西,也是乙肝流行高发区,乙肝病毒携带率和发病率高于全国,去年传染病疫情显示,乙肝是传染病发病人数的首位。2014年广西完成的健康惠民工程,通过对22个县100万名成年人进行筛查,发现有的县乙肝病毒携带者高达11%~12%,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很多发展为肝硬化、肝癌。

  “全球每年因肝炎死亡的人数超过艾滋病、疟疾和结核病等疾病,但肝炎却没有像这些疾病那样引起决策者及资金捐赠者的重视。”世卫组织全球肝炎计划负责人斯特凡·维克托认为,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常见的甲乙丙丁戊这5种类型肝炎病毒的传播路径、病程及病情都有所不同,当患者死于肝癌及肝硬化时,人们往往会忽略这与当初的肝炎病毒感染有关。

多重原因致我国肝炎“双高”

  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统计,目前,我国有9000万乙肝病毒感染者,760万丙肝病毒携带者。我国法定传染病系统每年报告超过130万例病毒性肝炎病例,占报告总病例数的1/3。病毒性肝炎位居传染病发病之首,其中乙肝占所有肝炎病例的80%。我国每年因乙肝所致直接经济损失至少在5000亿元。

  受访专家认为,我国是病毒性肝炎高感染率和高发病率的区域之一,防控形势不容乐观,其主要原因是:

  一是难以彻底根治。广西有一位乙肝患者,发展到肝硬化和肝癌后来就诊,但当时肝癌已经有三四厘米,即使手术切除肿瘤后,仍需长期抗病毒治疗并定期复查,否则可能再长出新的肿瘤。

  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医学部教授庄辉对本刊记者说,乙型肝炎现有干扰素类和核苷(酸)类药物治疗,但除少数患者可获得“临床治愈”外(患者体内的乙型肝炎病毒未被彻底清除,仍有可能复发),多数患者需要长期甚至终生治疗。

  庄辉告诉记者,目前世界上已研发出治疗丙肝的有效抗病毒药物,但药物价格昂贵。比如在美国治疗1例丙型肝炎需5万至8万美元,大多数丙肝患者难以承受。而我国治疗丙型肝炎的口服抗病毒药尚未上市,只有少数丙肝患者自行到国外或从网上买口服抗病毒药物治疗。

  北京大学肝病研究所所长魏来介绍说,目前,丙型肝炎病毒感染引起的肝硬化和肝癌正在逐渐增多,此外还增加了全因死亡率。即使口服抗病毒治疗也仍然有相当一部分患者发展为肝癌,在抗病毒治疗中,肝硬化、肝癌等难治人群仍然存在。

  二是就诊率低。“多数乙型和丙型肝炎患者未获得抗病毒治疗。”厦门大学国家传染病诊断试剂与疫苗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军说,由于乙型和丙型肝炎发病隐匿,多数患者早期无明显症状,到医院就诊率不到5%。多数患者出现症状到医院就诊时,已是晚期。

  世卫组织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全球接受抗病毒治疗的乙肝和丙肝患者不到1%,而99%的患者未接受抗病毒治疗。

  三是知晓率低,存在歧视现象。2015年4月,天津某高校一名19岁的女大学生因携带乙肝病毒被安排单独住宿,留下遗书后在大学宿舍内自杀。庄辉说,尽管我国发布了多项消除乙肝歧视的法律法规,但仍存在乙肝歧视现象。

  而相对于甲肝和乙肝而言,丙肝更像一个“隐形杀手”。调查显示,公众对丙肝的知晓率不到四成,80%的丙肝患者没有症状。

亟须提升防控水平

  世界卫生组织呼吁,各国应采取快速行动降低因病毒性肝炎导致的死亡。目前194个成员国已达成一项历史性承诺,即到2030年消灭病毒性肝炎。

  据估计,中国每年约有40万人死于与肝炎有关的并发症。世卫组织预计,若不采取紧急行动提高治疗的可及性,2015至2030年间,中国将有约1000万人因与慢性肝炎相关的肝硬化和肝癌死亡,其中大部分死亡案例的元凶是乙型肝炎。过去几十年间,我国在治疗肝炎方面取得了巨大进步。中国大规模实施乙肝免疫接种,少年儿童群体中慢性乙肝病毒伤害下降幅度达97%。

  受访专家建议,应借鉴国外先进做法,针对薄弱环节,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降低乙型和丙型肝炎药物的治疗费用,提高抗病毒治疗的可及性:

  首先,提高疫苗接种率,完善预防接种体系。疫苗接种是最主要和有效的预防方法。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乙型肝炎疫苗的免疫策略是新生儿免疫、儿童补种和成年高危人群接种。我国新生儿乙型肝炎疫苗免疫成效显著,但尚未出台常规儿童补种和成人高危人群的乙型肝炎疫苗的免疫策略。

  张军说,在美国,超市与医疗网点都可接种肝病疫苗,而我国疫苗接种主要针对孩子,成年人接种疫苗的很少,而且体检机构和医院都不能进行疫苗接种。我国应借鉴欧美国家的做法,加强新生儿乙型肝炎疫苗免疫规划和儿童补种,制订并实施高危人群的肝炎疫苗免疫策略,提高成人疫苗接种的覆盖率和便利性。

  近几年,我国部分省区出现关于疫苗的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使民众对国产疫苗的信心严重下降。魏来、张军等多位专家建议,应进一步加强疫苗研究力度,开展有效宣传引导,及时回应民众疑虑,提高民众对疫苗接种的信心。

  其次,加强科研投入,提升防控能力和可及性。庄辉建议,继续加大投入力度,加速乙型和丙型肝炎抗病毒新药研发,力争在10年内研制成功安全有效并可彻底治愈乙型肝炎药物,造福于广大乙型肝炎患者。

  我国病毒性肝炎负担沉重,尽管今年5月,乙肝抗病毒治疗一线药物替诺福韦酯的价格由每月1470元降至490元,但由于未纳入医保等原因,至今乙型肝炎患者仍无法完全享受药品降价利益。

  如何降低乙型和丙型肝炎药物的治疗费用?庄辉强调,可以借鉴艾滋病和结核病防治由政府主导的经验,通过政府采购和谈判,大幅降低抗病毒药物的价格,使更多的乙型和丙型肝炎患者得到抗病毒力强、耐药发生率低、价格合理的药物。庄辉认为,巴西、泰国、印度和埃及等国采取强制药品专利、强制许可和预先赞同机制驳回某些国外企业专利注册、指定国内厂家生产的做法,值得借鉴。

  第三,建立政府统一协调机制或工作平台。庄辉告诉本刊记者,病毒性肝炎防控涉及政府多个部门,“九龙治水”现象仍然存在。例如,抗乙型和丙型肝炎药物的审批、定价、准入、医保、慢病申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更新等分散在不同部门,急需建立政府统一协调的病毒性肝炎防控机制或工作平台,加速推进病毒性肝炎防控工作。

  第四,加大宣传培训力度,推广分餐制以遏制蔓延。受访专家建议,加强相关科普宣传教育,让人们正确认知并掌握相关的防控知识,阻断血源性传播及性接触感染渠道。还要加强对临床医生的培训,避免需要抗病毒治疗的患者没去治疗,不需要治疗的患者因治疗造成耐药性。

  “南丁格尔奖章”获得者、江西省巾帼志愿服务示范站负责人章金媛也强调说,我国应当大力推广国家卫计委提倡的“六步洗手法”,宣传推广分餐制,减少肝炎病毒的传播。
咨询电话:4006004371
在线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