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国看病|海外就医|试管婴儿|香港HPV疫苗|香港体检预约【维港健康官网】

ASCO关于鴉片类药物新政策的评论2

发表于 2017-04-20

联邦倡议:白宫国家药物管理政策办公室(ONDCP)协调了许多机构处理鴉片类药物的滥用问题,如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以及美国缉毒局(DEA)。FDA有一个被称为药物评估与研究中心的管制药品专门部门,该中心会在药物复审和上市后再评价过程中监督药物滥用责任并进行风险管理。2016年2月,FDA宣布了一项鴉片类药物行动计划,该计划重点是制定处方指导原则和滥用威慑配方的批准标准。并且,FDA还将目录III中的氢可酮重新安排至管控更严格的目录II中。此外还规定加大了所有速释型鴉片类药物的安全标签。

在对逐步加强的法规发表评论时,Heine博士说道,“有证据表明,癌症患者,特别是老年人和少数民族,害怕因为使用鴉片类药物带来的污名。随着鴉片类药物问题愈加受到关注,癌症患者使用鴉片类药物治疗疼痛的阻力似乎也就越大,他们会担心可能导致鴉片类药物使用障碍。事实上,宾夕法尼亚官员所推广的海报,将处方鴉片类药物等同于使用海洛因,也推动了这一想法;这种事件对于急需药物的癌症患者来说,会产生更深的寒蝉效应。但幸运的是,这个项目似乎还没有生产进展。“

2016年3月,CDC针对具有与癌症治疗无关的慢性疼痛,且非接受姑息治疗或临终关怀的患者,发布了鴉片类药物处方的广泛指南。然而,ASCO的政策声明指出,这些指导对某些患者来说可能不够清楚。因为有效的癌症治疗通常也会伴随疼痛。此外,在诊断时可能会开始姑息治疗,也没有所谓临终关怀的标准定义。

CDC指南强调,对于使用鴉片类药物带来的风险和益处,医疗机构和患者之间需要加强沟通,以减少滥用、依赖、过量和死亡的风险。但也包含了相关声明,例如“大剂量鴉片类药物对慢性疼痛的益处尚未确定……与此同时,随着鴉片类药物的剂量的升高,其带来严重危害的风险也会增加。”这些声明实际上与癌症疼痛控制的临床经验不相一致,特别是在晚期癌症中,而这恰恰是癌症患者在疼痛控制人群中较为独特的另一个例子。

当癌痛治疗(特别是在转移性癌症治疗中)被无意间纳入政府应对鴉片类流行的广泛措施中后,其结果可能对患者的治疗及护理产生负面作用。正如Heine博士所指出的那样,“对鴉片类药物处方越来越多的审查,或许会导致这类处方的减少。医师会降低处方数量的上报,有些则已经削减处方。包括媒体报道在内的种种因素的影响,患者开始害怕使用鴉片类药物,医生也对时刻遵守各种指南和监管产生了焦虑。法律法规并不是完全认可癌痛用药豁免权的。“

此外,ASCO的政策声明阐明了,美国约1200万癌症幸存者已经构成了一个独特的群体,其疼痛管理的需求复杂多变,包括化疗诱导的周围神经病变、淋巴水肿、术后疼痛综合征如幻肢痛、移植物抗宿主病,以及放疗后综合征等等。为此,ASCO修订了癌症幸存者的疼痛管理指南2。

推荐阅读:维生素D和钙补充对绝经后妇女癌症发病率的影响

pd-1价格:http://www.waikong.hk/news-wkdt/5497.html

咨询电话:4006004371
在线预约